Utopian

看我升龙斩落凤斩三段斩剑定天下。

蹲坑等粮

现欧太有戏了!求大佬产粮填饱肚子!

首先占tag致歉,
请问大家有这个蓝雨的钥匙扣要出的吗,我买的那个掉进厕所了😭😭😭 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钥匙扣!!!迫切想再有一个

终于不是旁人了,这是玄学吧,我为了皮肤狂刷2000+体力,挤了好几趟鸟车都没有出,在我单纯想着做完每日任务的时候反而出了

大家好,我绝望了,肝了两天,用完了1000+体力,连皮肤的影子都没有,感觉和他们玩的并不是同一个游戏,辣鸡脸游,旁人要被逼疯了[微笑]

SimG小段子

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A社要去参加LV的party,纵然一群大老爷们儿也不需要像女生一样精心梳妆打扮,但毕竟还是不能落了A社的面子。

             郑基石对着镜子满意地欣赏了一下,一如既往的帅气。却听到朴宰范夸张的声音“WOW,不愧是A社的门面啊,我们GRAYxi”。他的这一声把大家的视线全都吸引过来了,李星和有些局促接受着众人的目光“还...还好吧”。

             “岂止是还好 简直想艹”郑基石看着李星和恨恨地想。那身LV本来就带着骚气(褒义),脖子上的小领巾又平添几分禁欲的气息,欲和禁欲完全不同却在李星和的身上融合得恰到好处,“简直是想艹”,郑基石再一次肯定自己的想法。

             李星和好像感受到了郑基石带着与众不同意味的目光,偏了偏头,正对上他的双眸。

……………………………………………………
好吧,我只能到这里了,,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充分意识到接下来应该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车...可惜枉我博览众车,,却还是,写不出来,(果然我还是一个纯情的girl),,,所以,就到这里吧,笔芯❤

小甜饼or玻璃渣?

ooc

      “喜欢...孩子么...”李星和看着郑基石上传的ins恍了恍神,“想要快点成为能让我安心的好女人的好老公的最大的理由”,,也是,一个美满的家庭,与自己有着神奇血缘关系的可爱的孩子,任谁都会向往啊。苦笑着扯了扯嘴角,“那我呢”

          郑基石觉得这几天李星和很奇怪,特别奇怪,自己腻味地叫他 山花精的时候不再回应自己,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从自己怀里逃脱,甚至连见面的时间都少了。

         “loco呀,帮我听听这段beat,有什么不足吗”李星和坐在椅子上扭着头召唤loco。“loco出去了,我来听听吧”郑基石笑嘻嘻地圈住李星和。李星和冷着脸,慢慢拨开他的手臂, “不用麻烦哥了,我等loco回来就好了”。

           郑基石脸上的笑意也褪了下去
“呀,李星和,你没病吧!我怎么惹你了?”
“哥没做什么,是我的错”李星和推开郑基石向外走。
“呀西!”           

          
            郑基石呆在自己的工作室写rap词,接到了李星和的电话,恨恨地想着那人无缘无故冷落自己,却还是下意识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基石精吗,我是你的山花精啊,,嘻嘻嘻”郑基石似乎透过手机信号就能闻到那股浓烈的酒气,皱着眉头问“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我在...,,我迷路了,基石精,我迷路了”郑基石知道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通过嘈杂的背景音猜测应该是他们常去的那个club“你呆在那里别动,我来接你” 

             郑基石进了酒吧就看到窝在角落的小小的身影,“山花精,山花精,我们回家了”
“你是...谁呀”“我是基石精啊”“别骗我了,郑基石他才不会来找我呢,他不要我了”
“不会的不会的”   “郑基石他不要我了,他想要孩子了,我们没可能的...没可能的” 郑基石这才明白过来这几天李星和反常的根源。

          懊恼着自己的粗心大意,郑基石把李星和扶起来,李星和哭的鼻子都红了,满脸都是泪。太让人心疼了。郑基石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不然自己的心就要疼死了。他拉过李星和,亲了上去,把他的呜咽消融在舌尖
“我不要孩子,有你就好了”


………………感觉我已经到死胡同里了,写的文都是一个风格,差不多的套路,,好方………………

哭声

哭声

        郑基石最近社交活动多了起来,一下子作为电灯泡和bewhy情侣一起玩耍,一下子又出现在了郑俊英的ins上。

         而今天,李星和又听到郑基石“哥今天在××酒吧有活动,先走了啊”以及之后的关门声,紧了紧手里的鼠标。

         等李星和满意地完成今天的工作,已经将近22点了。想打个电话叫份外卖,却看到了手机上一条电影推送,一部口碑不错的恐怖片。推送上的一张图就吓到了平时就害怕看恐怖片的他。刚想删掉,顿了一下,反倒找到了电影点开播放,然后发了一条snapchat“一个人看…😵害怕”。

         另一边,郑基石从舞池退出来,拿了杯酒坐在沙发上,拿起手机随意翻了一下,就看到了那条信息。本来一个大男人,也不需要那么用心呵护,但是之前李星和少数的几次看恐怖片都表现得让他心疼。

         而李星和这边的电影情节已经慢慢推进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反转,扑朔迷离的真相,还有令人心惊的恐怖氛围,持续地刺激着他的心脏。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呀,郑基石怎么还不回来”

          当郑基石推开工作室的门,看到的就是几乎整个人缩到椅子里面的山花精,嘟嘟囔囔带着哭腔的自言自语,还有微不可察颤抖着的身体。赶紧上前把李星和从椅子里拉起来,恐惧使李星和顾不上许多,直接扑到了郑基石怀里。安全感反而使人脆弱,他在郑基石怀里轻轻抽噎起来。郑基石只好一下一下地轻抚着他的背,柔声细语地安慰。

         “我害怕”
         “不怕不怕” 
         “我害怕”
         “有我在呢”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以后不会了,以后山花精想看恐怖电影,我陪你一起看”
          “我以后再也不看恐怖片了”

SimG 小段子

           郑基石喜欢捏别人的脸(尤其是唱success crazed的时候)——这是众所周知的习惯了,甚至李星和已经能扣准时间等着他来捏了。

            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呢,郑基石想,大概是第一次捏李盛华的脸的时候,称心的触感撩拨起他的施虐因子,让他不由自主地想用力揉搓,希望看到对方吃痛的表情。

             不对劲,纵使在女人间如鱼得水,郑基石也没能理解自己莫名其妙的心理。所以在后来的舞台上,他尝试着去捏其他人的脸,可是感觉都不对,都是爷们儿,还真没什么好捏的。

             在后来的舞台,他又捏上了山花的脸,惹得李星和吃痛的“嘶”了一声,被他的抽气声拉回意识,郑基石放松了力道,但还是扣着对方的脸。李盛华被这哥们儿弄得无奈,也就翻起了白眼,由着他去了。

          
           于是郑基石知道,平时温和好相处的自己在舞台上才会出现的戾气和暴虐因子,在某些时候,也会用在李盛华身上。

最佳couple

(鉴于CP太冷,本小可爱决定再为SimG的发扬光大出一份力,,文笔渣orz)

        gray和loco获得了culttwo的最佳CP奖,其实郑基石心里是拒绝的。

     
       GRAY总是参与loco的歌,后来一起上综艺上电台,一起在舞台上表演,所以在很多人心里,gray和loco一起出现是理所应当的。

     
        在Tablo的梦想电台上,提到搜索GRAY出来的第一个名字是loco时,郑基石也会半真半假地说一句“真嫉妒啊”来表达一下不满(当然大家也并没有听出真的那部分了)

      
          郑基石也知道这根本没什么,但是他还是不可控制地小心眼儿了,当然从他三番两次有意无意地在摄像机面前做出一些小举动宣布主权来看,郑基石本来也并不是一个心很大的人,对李星和。

      
       这些小心眼儿,在我们山花精在ins上说“会呈现美丽的爱情给大家的”一句之后,都变本加厉地发作了。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张最佳CP的认证图,看来不只是要对别人宣布主权,某些人也应该清楚地认识一下自己的归属权在谁那里了,郑基石想。

         推开gray ground的门,郑基石就看到gray和loco在讨论新曲。

        
         “loco啊,宰范xi找你有事”,一句话就把我们单纯的locoxi支出去了。郑基石顺手就把门反锁了。李星和是谁啊,他看这架势就知道他的基石精不对劲,心里略一思索就猜到了原因。“呀,我们基石精不会是在吃醋吧”,郑基石没有答话,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时候李星和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低估这个男人的小情绪了。

           李星和被一步步上前的男人逼得一直后退,直到撞上了工作台,退无可退。郑基石钳制住李星和的手腕,凑上前,鼻息轻轻略过李星和的耳朵“既然我们山花精都知道我会吃醋,为什么不收敛点呢,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吗,嗯?山花精”


            李星和的耳尖以肉眼可见速度红了起来,试图挣脱无果后,定了定神,干脆向前,窝到了郑基石怀里,亲上了男人的嘴唇,“我只喜欢你哦,基石精”